未分类-马克龙道歉,破法国收视纪录,史上最年轻总统能带领法国走出危局吗?

未分类-马克龙道歉,破法国收视纪录,史上最年轻总统能带领法国走出危局吗?

摘要:设法理解人们所说的“马克龙现象”

据外媒报道,法国总统马克龙4月13日晚在黄金时段发表电视讲话,承认法国在应对新冠病毒危机上的失误,并向民众道歉。这场直播打破了法国电视收视率纪录,观众人数达到前所未有的3500多万。这个庞大的数字代表法国86.6%的电视观众都在收看。

在巴黎爱丽舍宫发表的讲话中,马克龙为政府“对新冠病毒危机准备不足”表示道歉,并宣布,自3月17日开始的法国国内封锁措施将延长至5月11日。这一演讲吸引的观看人数,超过了马克龙在2018年“黄背心”运动危机时期电视讲话的收视率,当时的观众数量为2300万。


2020年3月28日,在法国巴黎市中心,法兰西岛国家交响乐团的大提琴手卡米洛·佩拉尔塔在自家阳台上为邻居演奏。 自3月17日中午法国实施“禁足令”以来,不少音乐家纷纷在窗口、阳台为邻居演唱。新华社发(奥雷利安·莫里萨尔 摄)

出生于1977年的马克龙39岁即问鼎爱丽舍宫,成为法国史上最年轻的总统,被视作法国新政危局中的强势改革者。上海译文出版社本月推出的《重塑法国:法国总统马克龙访谈录》一书记录了马克龙的施政理念。


2017年5月14日,在法国巴黎,埃马纽埃尔·马克龙(前排右)在凯旋门出席仪式。 法国当选总统埃马纽埃尔·马克龙14日与卸任总统弗朗索瓦·奥朗德完成权力交接,正式就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八位总统。 新华社/法新

全书分三个部分,其一是马克龙自2015年来接受《壹号周刊》杂志3次采访的记录,其中第3次采访记录为首次发表;其二是马克龙为追忆法国政治家米歇尔·罗卡尔和亨利·埃尔曼所撰写的文章;其三是由法兰西院士、记者和政治评论家从不同角度出发撰写的马克龙印象。

1960年出生的埃里克·福托里诺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,曾任《世界报》记者,2014年起创办《壹号周刊》杂志。作为《重塑法国》一书的主编,他在前言中写道:“法国政坛上循规蹈矩、坎坷失意者比比皆是,马克龙成功突破,单从民众需要更新政坛来解释这种现象,似乎有点以偏概全;如果说是他的年轻和胆量吸引了一部分选民,也不够全面。某种因素在起作用,它在我们社会生活的深处回响。”


2017年5月14日,在法国巴黎,马克龙在车队经过香榭丽舍大街时向民众致意。 新华社/法新

“《壹号周刊》不以支持候选人为己任。我们是记者,不支持任何候选人。批评精神,或者说凡事先问为什么,是我们的第二天性。反过来,设法理解人们所说的‘马克龙现象’则是我们的分内事,刨根问底是记者的职责所在。”前言中,埃里克·福托里诺介绍,2015年以来,《壹号周刊》多次采访马克龙,谈到法国社会的深层次问题、他的思想形成、他的政治观以及他的文学爱好。

“这位精通哲学的法国国家行政学院毕业生,先后做过投资银行家、数字经济的吹鼓手、奥朗德总统办公厅副秘书长、法国经济部长的政坛另类,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呢?”这是《重塑法国》一书中企图通过对马克龙的访谈、他撰写的文章和三篇从不同视角看待马克龙和“马克龙主义”的文章所探究的问题。

上任以来,马克龙常常成为世界新闻的聚焦点,尤其是2018年的“黄马甲”抗议活动,将他推上风口浪尖。法国民众的不满来自何处?新任总统是否谨守竞选时的许诺?精英统治阶级和低收入、低学历的平民之间的矛盾是否早就露出端倪?回顾他当年意气风发的言论,在这本马克龙正式当选前出版面世的书里,或许预言了如今的法国社会和世界格局。

延伸阅读

《重塑法国》里,马克龙这样看法国现状

问:您觉得什么是法国的核心问题?

答:核心问题是处理好就业、金钱、创新、经济全球化、欧洲、社会不平等的关系,这是我们国家面临的难题。以就业为例吧。进步阵营——左派——是围绕保护劳动中的个体,尤其保护从事艰苦工作的个体而形成的。可是大规模失业给了我们一种前所未有的切身体会:脱离就业会削弱人的社会属性。因此,进步阵营必须成为捍卫就业的阵营,就业是获得解放的必由之路。必须创造新的形式,发明各种灵活变通的手段,使每个人都能够在体制中各得其所。必须重新找回工作和履行诺言的价值感。

如何看待不公平,也是法国人讳莫如深的一个话题。面对结构严密的资本主义工业体系造成的不平等现象,进步阵营试图通过税收和一些补救措施,多争取一些社会公平。在一个开放的世界、在以短周期为特征的创新经济中,这种做法是不可行的。否则人才就会流失。当务之急是恢复机会均等和可达性的公平,让每个人在这种环境中公平竞争,保护最弱者和失败者,同时不阻碍任何人取得成功。

问:我们与创新的关系,问题出现在哪儿?

答:我们国家过于保护坐享其成,忽略创新致富。因此,我们可能沦为一个靠遗产过日子的民族,而不是一个焕发创新活力的国家。这种态度会使我们被当今世界所淘汰。我们国家的发明力、它的创新和创造应当转换成经济效益。接受这个挑战意味着打破某些禁忌,尤其在金钱方面。应当允许创新积累财富,让贡献多的人富起来。靠现有地位坐享其成,这是不可接受的。

问:我们国家需要注入哪种活力?

答:当今世界正处在深刻变化之中,法国应当成功转型,同时保持自己的本色。我们应当续写波澜壮阔的法兰西传奇。我相信民族的传奇。我希望能在未来几周阐述我们是谁、什么是国家,重塑我们的经济、社会、政治架构,唤回一度丢失的文化和精神。我认为不必让法国去适应世界。我们要改造法国,使它在一个变化的世界中变得更加强大,因为法国肩负普世性的天职。不在世界中随波逐流,而是改变世界的进程,假如我们足够强大的话。政治上不成功,我国的军事和外交也不会有分量。

问:依靠什么才能取得这种成功?

答:法兰西和解,刻不容缓:法国如今蒙受着其历史分裂和族群分化的痛苦。法国已经分裂了。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赢者和输者形成两个日渐疏远、互相不说话的法国。经济精英觉得,对外围的法国、对那些生活焦虑的人,自己没有什么话要说。这是一种错误和误解,因为分裂不能造就我们的历史。我认为,如果要再造法国梦,精英阶层必须肩负起自己的道德责任。除此之外,我们还看到一个退守到宗教和身份归属旗下的法国,以及那个失去文化安全感、引发中产阶级忧虑的法国。

栏目主编:施晨露
文字编辑:施晨露

题图:4月13日在法国巴黎拍摄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的电视画面。 
法国总统马克龙13日晚发表电视讲话说,为防控新冠疫情而实施的“禁足令”将延长至5月11日。新华社记者 高静 摄

You may also like...